身处沟壑、仰望星空——首届司法考试亲历记

发布日期:2017-11-07

2017年司法考试成绩即将揭晓,我不禁想起当年参加首届国家司法考试的情形,虽已时隔16年,却仍历历在目。

2001年7月,大学毕业的我成为一名律师助理。那一年,国家取消了律师资格考试,改为2002年实施司法考试。我由此不得不面临巨大的挑战:既不能耽误工作,又要能一次性通过司考。

工作是绝对不敢耽误的。当年,我找工作有两个原则:非广州不去,非律师事务所不去。但在数个月的时间里,没有一家律师事务所看上我。那时的我,骨瘦如柴,不懂粤语也就算了,连普通话也说不标准,无论是形象还是谈吐与高大上的律师相差甚远。关键时刻,我后来的师傅给了我机会。师傅曾跟我解密招我的原因,他看了我在大学演讲的照片,觉得一个连普通话都说不好的人,却敢登台演说,应该存在可取之处。但那时,师傅为了考验我的决心,骗我说没有工资。机不可失,尽管我当时已背负了数万元的助学贷款,仍毫不犹豫的答应了。刚刚上班那阵,我每天战战兢兢,外出办事,别人走路,我是跑步前行,有时为了赶在下班前办好事情,就自己掏钱打的士,回去也不报销,师傅暗自觉得我办事效率高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第三个星期,师傅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,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:每月工资1300元。惴惴不安的我终于松了一口气,但我还是不敢大意,总是担心被别人取代,做助理期间,我几乎没有请过事假。而司考前,师傅放了我15天假,我还是会隔三差五回办公室,我十分害怕我不在的日子,师傅找不到我,会招别的助理而解聘我。随后参加司考的人则幸运多了,他们往往会请假一、二个月,而有些家庭好的还会辞职,专心一意备考。

考试肯定得一次性通过。对于一个立志做律师的人来说,没有什么比早日拿到法律职业资格证、早日实习,进而早日拿到律师执业证更重要的事了。对我而言,则显得更为迫切。一方面,2001年律师资格考试被取消,本来就耽误了一年;另一方面,律师助理的工资连个人基本生活都难以维系,更不要说成家立业了。

屋漏偏逢连夜雨,船迟又遇打头风。在巨大的挑战面前,却又面临着残酷的现实。

初到广州,租住在杨箕村一间不足6平方米的房间。那时的杨箕村,楼与楼之间几乎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,出租屋整天暗无天日,周围居住着来自全国各地形形色色的人,失足女、抢劫犯……环境十分恶劣。有时候,各种打斗声、吵闹声可以从傍晚持续到第二天清晨。

相比杨箕村环境上的恶劣,工作对我而言,更是备考的拦路虎。刚走出校门,发现学校里学的根本就用不上,实践中,法律文书的格式与教材上的都不同。那时,为了掩饰自己的无知,许多问题都不敢过多的请教师傅,自己不得不花费大量的时间查阅大量的资料,翻阅大量的案卷。更糟糕的是,迫于师傅的威严,许多工作安排也不敢过多问师傅,有时候,师傅让写一篇《代理词》,可连我们是代理原告、被告都没说,此情况下,也不敢去问,就通过案卷中师傅留下的字来推断,精力之耗费可想而知。刚走出校门,也没有社会经验,几乎不会与人打交道。每天,我还得花大量的时间琢磨如何给法官、客户打电话,如何在师傅高兴时报销差旅费,如何判定别人对我的工作是满意还是不满意……

怀着对美好生活的憧憬,巨大的挑战、残酷的现实不仅没有消磨我的意志,反而激起了我无限的斗志。我倾尽所有,从家具市场买了一个带书架的课桌,放在床头,每天下班后坚持学习到深夜,不断地看书、不断地做题。 就这样,日复一日地工作、学习。

国家首届司法考试终于在2002年的初春开始了,功夫不负有心人,我顺利通过了当年的考试。在随后的日子里,我从一名实习律师慢慢成长为律师、合伙人(律师),到现在更拥有了自己的家族律师事务所。一路走来,无论是否身处沟壑、我从没放弃仰望星空。?

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 ???廖立民
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2017年11月7日
分享到: 微信
    评论列表
  • 暂时没有评论
发表评论